晓薇怀孕(晓薇怎么怀孕的)

- 编辑:武汉助孕 -

求 钻石公主的<虐殇>番外篇,<周浅浅出生记>,只要番外的,谢谢亲!

番外:周浅浅出生记

夜,万籁俱寂,杏园的一切似乎都已沉睡,除了周进隔壁房间的侍从室,其余房间已尽数熄灯,窗外灯塔照进走廊,如同一团华丽的梦。

小红急匆匆从一个房间跑出来,轻轻敲着二楼深处的房门,口中低唤着,“太太!周先生回来了!”

门迅速打开,穿着淡粉蚕丝吊带睡裙的晓薇出现在门口,漆黑的眼睛里睡意全无,“知道了,你回去休息吧!”

小红抬手,替晓薇理了理长发,低声道,“这次一定要成功哦!”

晓薇有些羞赧,瞪一眼道,“多嘴!”

小红捂嘴偷笑,目送晓薇上了三楼,才回西楼的侍房睡觉。<

三楼周进卧室,周进已经沐浴完毕,预备睡觉。两名女侍悄无声息退出去,正要阖上房门,却见楼梯拐角处,穿着睡衣拖鞋的晓薇飘然而来,连忙恭谨地低头,“太太!”

晓薇挥挥手,径直进了周进卧室。周进从床上半坐起身,神情有几分惊讶,“这么晚了,找我有事么?”

晓薇点头,又摇摇头。慢慢蹭到床边,隔着乳白色柔软的蚕丝被,试探地将手放在他腿上。周进立刻了然,拂开她的手,不悦道,“你不看看几点了?我明天还有重要会议,总得睡一会儿吧?”

周进最近忙于分公司重组改建,作息时间极是紧张,总是忙得深夜方归,身心俱疲之下,自是色心全无,晓薇难得沾他的边。

晓薇对此状况万分理解,欲望也并非炽热到难以控制的程度。但是想要及早怀孕的迫切心情,使她像怀春少女一样,整日想着风月之事。

摘环半年后,两个人开始为怀孕做准备,周畅袱扳惶殖耗帮同爆括进几乎戒酒,晓薇也有意加强营养,避免疲劳,但是忙了两三个月后,晓薇全无动静。

周进倒没觉怎样,认为顺其自然,怀孕只是早晚的事。晓薇却有些沉不住气,她始终觉得,周进当初同意要孩子,多少受了地震的刺激。遭受重大灾难时,人往往有失常之举,即便沉稳冷静如周进,那他不也当众吻了她么?

他的宠爱能够持续多久,晓薇并无把握。万一哪天周进改变主意,随便找个借口,就能把摘下的环重新给她戴上。到那时只怕她要万分后悔此前没有全力施为了。

晓薇瞒着周进,偷偷去找医生咨询。医生建议她接受排卵监测——计算出来的排卵期,毕竟不够直观精确。

上午,晓薇做B超时被医生告知,一直观察的那个卵子已经成熟脱落,也就是说,在本月中,今晚是唯一的受孕机会,否则就要等到下个月了。

晚上下班后,晓薇心急火燎地赶回杏园,却一直等不到周进,为了保持精力,放松心情,晓薇决定先去睡觉。睡觉前吩咐小红,周进一回来就要向她报告。小红站在窗前死看死守,终于在深夜十二点多等回了周进。

晓薇监测半个多月,又盼了整个晚上,当然不能轻易放弃。周进是否有时间睡觉跟要孩子这等大事相比,自是无足轻重。她假装没有看到周进的脸色,蹬了拖鞋,灵活地跳上床,赖在他怀里不走,“那我们快一点,十分钟好不好?五分钟也行,要不就三分钟?”

周进瞪视着她,脸上的神色又是气恼又是好笑,半天才道,“你能不能矜持一点?别说我今晚没兴致,就算有兴致也让你弄没了。”

晓薇窘迫地低下头,脸上一片绯红。周进在床上历来喜欢做主宰,女人就算想诱惑他,也必须保持含蓄的风情,在这方面,他对晓薇已经非常宽容,然而仔细算来,他允许她主动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。

见晓薇不好意思,周进安慰般地拍拍她的脸颊,缓和了语气,“乖,回去睡觉吧。周末我再找你。”

晓薇一急,顾不上害羞,“不行,今天就要。”

语气略嫌生硬,周进脸色顿时沉下来,眼神变得峻厉,似乎立刻就要发火。晓薇连忙搂紧他脖颈,哀恳地说道:“周进,我做了监测,今天是排卵日,只要你给我,我们的孩子或许就在今晚孕育了!”

她仰起细瓷般光洁漂亮的小脸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浮起憧憬的光芒,“周进,你知道吗?从十八岁起,我就梦想着给你生孩子!很多次梦见一个孩子在我身体里生长,像嘟嘟一样聪明漂亮,集合了我们身上所有优点。这样的梦做了五年,总算盼到你答应!你知道我有多么着急,多么渴望,简直什么也做不下去,好象生活里全部的重心就是怀孕!”

周进俯视着她,渐渐地,脸上的恼火和讥嘲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浓浓的柔情,怜惜,还有感动。他微微侧头,吻住了她的唇,继而热烈地开启、进入。一时间,房间里春意深深。

晓薇怀孕了。

她终于在自己二十三岁这年的夏末秋初,如愿以偿孕育了周进的孩子。

孕育生命的过程如此奇妙,晓薇从不曾体验过,那感觉就像太阳在地平线上冉冉升起,又好像花儿在静悄悄地开放,每天都充满希望。晓薇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和幸福里,即使是难受的早孕反应也没能夺走她的笑容。

早晨,晓薇刚刚喝口粥,就抚着胸口停在那里。周进关切地问一句,“又恶心了?”

晓薇轻轻点头,隔了会儿才继续用餐。为了腹中的小生命,她把吃饭当作任务完成。

嘟嘟坐在旁边,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妈妈生病了吗?”

周进摸摸他的头,“没有。她只是怀孕了。”

嘟嘟今年七岁,已经能够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,不会淘气捣乱,所以获准来餐厅与父母一起用餐,他对此十分开心,话也就格外多,“爸爸,什么是怀孕?”

周进一时语塞,笑着看了眼晓薇。

“就是要生孩子了。”晓薇笑着解释,逗嘟嘟道,“你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?”

嘟嘟认真想了想,“如果是小妹妹,像林荫荫一样漂亮吗?”

不等晓薇回答,周进已断然插话,“没有妹妹,妈妈只能生弟弟。”

说着瞟了眼晓薇,“今天不要上班了,胡医生来替你诊脉。”

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晓薇颤声道,“我没病,为什么要诊脉?”

“他是知名中医,诊断胎儿性别从未错过。”周进淡然道,“你最好怀个男孩,否则只好去做流产。”

晓薇脑中轰然一响,周进看不起女人,她早就知道,只是想不到他在生育问题上也会如此决绝。

美思当年母凭子贵,晓薇亲眼所见,内心深处自然也盼望生儿子,但是怀孕以来,对腹中的生命早就有非一般的感情,即便是女儿,又如何忍心流掉?

望着周进不容置疑的表情,晓薇知道,此刻说什么也是多余,只好顺从地低下头,脑中快速运转起来。

胡医生今年五十多岁,相貌清癯,气质超逸,是周进最信任的医生之<,杏园的养生食谱尽皆出自他手。杏园他来过多次,但是近距离接触周夫人,今天还是第一次。

在女侍的引领下,胡医生穿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二楼尽头一间会客室。

《虐殇》 周进为什么让晓薇生下了浅浅 不是不要女孩么?

生死关头,要么两个都死,要么两个都活,周进对不要女孩的执着还没大到不顾晓薇生死的地步,所以他妥协了,对晓薇说只要她好好的就让她生下女儿。总归是因为爱啊!晓薇完胜,这个结局我喜欢!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,还是得自己拿主意。